·平生一顾,至此终年·
绑定画手♡舒白
是一只甜甜的虾

抱歉很久没有更新 
一直很想写点什么,但一直没能抽出时间
高三这一年一过就会重新动笔……!!!!
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爱

请.请哪位天使给我那篇家养一只10cm点个小心心好不好..?!?!?!?!强迫症患者看着99热度觉得很焦躁...点小心心的天使我给你写个段段好不好_(´ཀ`」 ∠)__

肖戴张楚本《不同的世界,相同的你》完售了~
第一次做本子也有很多不懂的地方,幸好大家都一起努力挺过来了……!!!!!
非常高兴.!!!!!谢谢大家的支持.
如果有买到了本子的小伙伴看到了这条lof,可以在我这里点一篇文喔.

【肖戴】sweet,sweet,sweet!


*吃宝石的龙脑洞以及内容来自@女口里予(id:ruyer)
*戴戴生日快乐——!!!!!我戴世界第一可爱!!!!!!今年也要和肖肖好好谈恋爱!!!!love love forever!!!!!

*
   雷霆国出了一件破天荒的大新闻:雷霆国王子的成人礼上,王子被一条龙捉走了。
   肖时钦觉得这事很清奇又有趣还很无奈,他只听说过龙抓公主回去结婚的,没听说过龙抓王子回去……不知道拿来干什么的。
   再者,他很想念父皇和母皇送给他的机械箱,那是他的生日礼物,崭新崭新的,他还没打开看过呢。
   雷霆国的这位王子爱好不多,其中...

【肖戴】好梦如旧(下)

*给我的乐er墨鸢的生日礼物[好像太迟了一点]这篇文整篇的脑洞其实就来自于好梦如旧这首歌里面的那句“你不先去怎知我相随在后”.

*
如若要说肖时钦有什么是害怕失去的,戴妍琦要算第一个。若要说肖时钦有什么东西时时刻刻念在心上,戴妍琦却得算第二个。
作为当朝大将军的长子,肖时钦自小学习武术,飞箭舞剑,无不是样样精通,这些非凡的成就有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他的勤于练习与刻苦钻研。他天性忠厚,但也聪明过人,正是看中了这一点,他的父亲才尤为欣赏他的这个孩子。
他每年唯一能好好休息的时候,就是在夏天去拜访戴妍琦。那是他苦苦恳求父亲,加上其他三季的艰苦训练,才勉强换来的权利。
“时钦。当朝皇帝昏庸无道,百姓生活在水深...

【肖戴】蜜豆布丁奶茶

谢谢阿莲的生日礼物qwq超感动.《在地铁站》这首诗我也超级喜欢……人群中一现即隐的花瓣假若被恰巧捕捉到,即是一见钟情,且一往而深.

无水不莲:

对我就是自己想喝了。【理直气壮脸】


欠舒清太太 @清弥minuet 的全文。


新年快乐呀大家!


3200这字数——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呀!欠债3000。


上次的一块小甜饼的后续。【根本不甜好嘛】


OOC预警。如有不适,可私信戳我反馈。


 @兰庭远照 新年快乐!



肖时钦站在机场的出口处,看着一波波涌出的人潮。...



对面团眉毛情有独钟.舒的画风越来越可爱了♡♡♡

棉团团:

丢个我和清的人设

【肖戴】肖呆呆&肖袋袋.2

*摸一条小小的鱼.新的一年以肖戴开始!

*
最近方学才跟我反应,肖施祁越来越有造反的趋势了。

“我就想让小言溱亲我一下!”方学才声泪俱下,“那混世魔王就抱着我的腿,下口就咬!都出血了啊!这家伙是真的想咬残我啊!”好汉方学才撸起裤子给我看,露出一个让人不敢相信是三岁孩子咬出来的伤口。

我转身就去找肖施祁。

这家伙特别精,犯错就跑,满雷霆藏,藏得谁都找不到。好吧,通常都要我去找……从小就这么个德行,长大了受教育了可怎么办才好啊。我把雷霆上下翻了个遍,最后把肖施祁从妍琦的衣柜深处揪了出来,拎到了方学才面前。

“快和你方叔……方哥哥道歉。”我说。

方学才扭头就走。

“张奇!连队长都欺负我!...

【瑜乔】金玉良缘(上)

*有一种自己起名越来越烂俗的感觉……静水流深的瑜乔线,时间在那之后.

*
*

那年乔婉十二岁,与姐姐和父亲一同生活在乔宅中,松林环绕,小溪潺潺,林中一口古井,终年涌出甘甜的井水,日子虽然僻静,但有父亲和姐姐相伴,也不觉得寂寞。
父亲常常笑她,说给她起错了名字,阿婉阿婉,这个名字该给一个文静婉柔的女孩才对,结果错给了好动活泼的小女儿,倒不如和姐姐换一换,叫阿莹罢了。
乔婉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,笑话听惯了,也常常和姐姐互相“阿婉阿莹”乱叫一气,叫得多了,有时一恍神,竟忘了自己到底叫阿婉还是阿莹,只得去揪着姐姐的袖子问,又被笑一通。
“长大之后,阿婉和阿莹想要嫁给什么样的人?”父亲曾经在一个闷热的夏夜给她...

【姜钟】暴雨

*累死累活地写完了给舒投喂,我真是国民好搭档[喂]别的不管啦,吃得开心就好[心心]

*
*

*
最近总是有点不安神,老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跟着自己。
钟会窝在沙发里,从真空包装袋里抓起炸土豆片,也顾不上礼节了,一把一把地往嘴里扔。
这个家里还隐约残留着些许温馨的甜美气息,墙上挂着一家四口的全家福,鞋柜里大鞋小鞋胡乱地塞在一起,看得出这里曾经住着幸福的一家人——假如没有出现什么意外的话。
他正在发呆的时候,屋顶那边忽然传来了一声令人牙酸的咯吱声,余音尚未散去,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声源处。起身上膛瞄准扣紧扳机,钟会的整套动作熟练而迅速,一瞬间就完成了,好像是已经操练过千百遍一般。他屏气凝神地等待着,过了好...

© 清弥minuet | Powered by LOFTER